听五位陪读妈妈讲述她们的别样故事

发布日期:2021-07-21 07:0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交汇点讯 正如培养奥运冠军需要一个团队,培养“牛娃”同样需要家庭的投入,为了孩子更好地成长,许多妈妈义无反顾加入“陪读”大军。不久前,问卷网及十多家平台对13个城市的450个家庭陪读现状进行调研,结果显示超过80%的家长选择陪读,其中陪读妈妈的比例更是接近50%。疫情特殊时期下,“工作5分钟,带娃4小时”逐渐成为当代家长陪读日常。近日,新华日报·交汇点记者走访五位陪读妈妈,讲述她们的别样故事。

  早晨5点,吴国芹就已经起床忙碌起来,简单洗漱,准备早餐,5:40准时叫醒睡梦中的儿子,5:55送儿子上学。一年半前,吴国芹主动和家里人提议要陪读,在50公里外儿子就读的江苏省栟茶高级中学附近租房住。“高一时,我儿子是在学校寄宿的,但随着学习越来越紧张,孩子有时回来和我们吐槽几句,我就想着得为孩子做些什么。”吴国芹计算了下孩子晚自习下课后的“工作量”,从教室到宿舍至少需要走5分钟,宿舍里七八个孩子排队洗澡,即使每个人洗5分钟,也将近40分钟,孩子根本睡不够,更别提洗衣服、晒衣服了。

  于是,吴国芹决定在儿子高二时搬过去照顾孩子起居,可没想到,找房子也成了一大烦恼。吴国芹感叹:古有“孟母三迁”,而如今的家长却也好不到哪里去。“高一时我儿子班上的寄宿生还算比较多的,但到高二、高三,一个班基本上只有五六个男生寄宿了。因为我们租得比较晚,离学校近些的房子都找不到了,所以只能找离学校稍微远些的地方住。”一来一回,吴国芹的往返通勤时间被拉长到了2小时,但她丝毫不抱怨。“为了孩子能多睡会,再苦也愿意。”

  同样是为了孩子,早在7年前,34岁的王女士就辞去了上海的工作,带着6岁的女儿来到加拿大。“孩子爸爸在国内工作,而我就辞职在这里当全职妈妈。”回想刚来的那段时光,王女士表示,巨大的孤单感和无助感包裹使她几乎每天都想哭。母女俩举目无亲,虽然会说英语,但仍然很难结识到好朋友。“孩子低龄留学,本来就是很难的一个抉择。但为了孩子能够接受更好的教育,我觉得这一切的苦都是值得的。”

  有人说,陪读是座围城,外面的人想进来,里面的人想出去。孩子和工作的双重压力下,有些妈妈奋不顾身地奔向孩子,有些则在琐碎家事的缝隙间依旧追求实现自我。

  “孩子四年级前,我几乎是一直全职陪伴,这段时间正是孩子需要父母关爱的时候,我肯定不能缺席。”南京陪读妈妈刘霞告诉记者,能和孩子天天相处是件幸福的事,但每次孩子去学校后,一个人在家的日子又有些孤单,总想着能做些什么。“两年前的一次家庭聚会上,我妹妹提议有空时可以去她开的花店帮忙。我平时也很喜欢种花养花,所以欣然接受了。”现在的刘霞几乎每天下午都会去花店“打零工”,尽管骑着电动车在路上往返奔波,但她却觉得忙得很高兴。

  “我家大宝正读初二,二宝读幼儿园中班,我目前主要‘工作’就是照顾好两个孩子,兼职开了一个美容店。”三年前,家住上海的南通人周燕带着一儿一女搬回了老家南通,开启了自己的陪读生活。考虑到上海和江苏教材内容不同,怕孩子回原籍中考不适应,从事美容行业二十多年的周燕狠狠心辞了职。回到南通,在家人的鼓励下,周燕在孩子学校附近开了家店。每天店里人来人往,客人时不时和周燕拉拉家常,乐意融融。“很多没有做过陪读妈妈的人常常会说,‘挣钱的事交给老公,你负责照顾孩子就好了,放着这样清闲的日子不过,为啥还辛苦开店呢?’但我却从不这样觉得,照顾好孩子是很重要,但自己也要有追求的目标,这样的日子才会有盼头。”

  两年前,家住镇江的余琼女儿被查出重度焦虑症,那段时间,余琼整宿整宿地睡不着。自家姑娘是一名艺考生,在镇江读高三,备战高考的后半程,孩子来到南京无形画室接受封闭训练。“那时候我家闺女成绩一直处于末游,学校每周每月进行考试,学习和心理上的双重压力让孩子临近崩溃状态。”为什么不如别人?为什么用心画却怎么也画不好?孩子一次次的痛哭,也让余琼疼在心上。“一定要帮助孩子跨过这道坎”,余琼暗下决心,毅然在南京租了房,陪伴女儿。

  镇江到南京,八十多公里,朝出暮至,每日往返。“孩子早晨8点上课,我在出租房里为她准备好午饭,然后就赶回镇江处理工作,晚上9点多下班再坐高铁回南京。镇江和南京这么近的距离,我那时每个月的往返交通费也差不多得两千。”余琼回忆,孩子封闭训练的前三个月每天晚上10点多下课,后三个月差不多接近晚上12点,尽管每天只有短短几小时能够真正说上几句话,但却让她和女儿在忙碌的生活中找到支点。

  学习的巨大压力让原本很开朗的女儿一直闷闷不乐,但因为余琼每日不辞辛苦的陪伴和疏导,孩子脸上的笑容渐渐多了起来。“我总和女儿说,你在学校努力学习,妈妈为你做好后勤保障,在这里,妈妈和你是战友,共同为了一个目标在加油,在奋斗。”异乡相依,重重困难将余琼和女儿紧紧捆绑在一起,越拉越近,越靠越紧。

  余琼告诉记者,陪读很苦,却很值得。在陪读的那段日子,也是自己和女儿亲子关系提升飞快的时期。www.488088.com,“我时常会接触到一些和我一样的艺考生陪读妈妈,几番交流下来,各有各的难,各有各的焦虑。像我女儿一样大的孩子,正处于叛逆期,他们既渴望独立,又渴望陪伴,充满着矛盾。我认为陪读的意义就在于,在孩子最需要关爱的时候,及时让他们感受到温暖,而在孩子需要独立做决定的时候,家长不用过多束缚,只需要给予最大的鼓励和支持。”

  1月25日,央视纪录片《我不是笨小孩》播出,第一集中为了能让阅读障碍症孩子校校专注写作业,全家人都“上阵轮岗”陪读。焦虑在一次次作业、考试中循环,父母的理想、工作变得不再那么重要,全家人都陷在孩子这一件事上。这个故事不禁引人深思,付出巨大物质成本与情感成本的“中国式陪读”,究竟带给我们什么?究竟怎样的陪读模式才可以称得上是“高质量陪伴”?

  带着这些疑问,记者采访到了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蒋京川教授。蒋教授认为,从专业角度来看,“母亲”这个角色很特殊,母亲通常在孩子年纪较小的时候会自然流露对孩子无微不至的照料(在心理学上称之为“原始母性贯注”);而随着孩子慢慢长大,自我意识觉醒,母亲需要回归自己的社会角色。“高质量的亲子关系应该是爱和自由,父母在爱孩子的同时,还要给予孩子探索与成长的空间。过于紧密的爱会让孩子窒息,也会让家长活得很辛苦。”

  北京大学心理健康教育与咨询中心副主任徐凯文曾做过一项统计,结果显示:北大一年级新生中有30.4%的学生厌恶学习,或者认为学习没有意义,40.4%的学生认为活着人生没有意义。而导致这些孩子“空心病”的核心在于——缺乏支撑其意义感和存在感的价值观。价值观何来?除了学习,家长其实更应该帮助处在青春期的孩子去探索关于“自我”的问题:我的理想和价值是什么?我将如何过着一生?家长是孩子的镜子,孩子是父母的影子。“家庭教育中,更为有效的影响,是父母在工作或者生活中美好而积极的榜样行为。”家长如何在纷繁世界里安放好自己,如何实现自己,实际上是对孩子的一种言传身教,一种人生指引。

  值得庆幸的是,记者在此次采访中了解到,有很大一部分陪读妈妈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“只为孩子而活”,www.18169.com,反倒是在焦虑中“杀出重围”,开辟自己的一番天地。希望她们的故事可以让仍在孩子和自我中挣扎的妈妈们获得启迪,爱孩子的同时爱自己,活出属于自己的人生。